顽皮红豆

十八烊太:

微博上看到了这个
然后横起来连着读
就是人间四大悲剧


分享一个小段子:某无良小透明写手立志要开出一辆香而不yan,肥而不腻的的车。奈何没吃过猪肉啊!所以打算跟换过n多男友的表姐取取经!结果经过一番明里暗里词不达意的打探,都没得到想知道的答案“囧”。

遂退而求其次暗戳戳求助万能的度娘,结果好死不死被进屋不敲门的表姐撞见!可想而知遭受了怎么样严苛盘问和无情的嘲笑。

最后的最后,表姐一脸意味深长的总结:“不要对那件事抱太大的幻想,会失望的”

欸???“我不是……,我……没有……”

发疯叨逼叨时间

有一对不可说的cp真是心口朱砂痣般的存在啊!但是不敢写啊!不是怂,是怕他们被自己的渣文笔亵渎。现在更是连他们的tag都不敢搜了。正主零交流零互动更是咖位都相差巨大。好吧,我死了!

两个十八线小演员的日常

(上)

安光!安光!!安光!!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!!雷者绕道

陵光进组拍摄《剑男》第二季,才被告知接下来跟他演对手戏的是一个叫顾十安的。被换的原编剧剧本里应该被复活的公孙钤,也因解约被定死了棺材板。

作为好朋友的陵光当然替他不平,大闹了公司高层办公室。对这个没见过面的新搭档也已经充满了敌意。

几天后顾十安进组,公司安排全体演员定装,然后进行前期表演培训。演对手戏的两两试戏,目的是彼此熟悉一下,并找找“感觉”

当顾十安站在面前的时候,陵光一瞬间是恍惚的,用恍惚来形容一个大男人(大男孩儿)听起来有点怪,但此时的陵光是真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。

毕竟眼前的这个人———的脸,自己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了,这几年来多方打听,百度,知乎,兔区,b站几乎混了个遍,也没搜到自己想要知道的关于这人的一星半点。

说来奇怪,一个出道十年的艺人没有自己的粉丝群不说,连百度搜索也是空空如也,陵光曾一度怀疑自己饭了个假爱豆。

顾十安本身是模特,接演的又大都是广告或者小配角,所以陵光一开始压根名字和脸就没对上号。

陵光当初签经济公司进入演艺圈,有很大原因就是想离自己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偶像近一点。

陵光做梦也没敢梦到天上会降下一枚狗血馅儿的肉饼,还这么寸地就砸他陵光脸上了。

所以,当顾十安做了自我介绍以后,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发着呆,明显正在放空自己的陵光。

精致的小脸略有点婴儿肥,素颜的他跟镜头里没太大区别,宽大的戏服穿在他的身上,更显得腰细腿长年纪小。顾十安表示他心里的那辆“车”又超速了。

其实顾十安本来作为合作公司空降过来的人,除了第一季固定不动的角色外,剩余的角色里他有优先选择权。

他大可以选一个戏份重的,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,他偏偏挑了戏份不多,活不过半季的将军。

这个角色在第一季里虽然只出现两集就挂了,但是他的扮演者裘振因为帅气的外形收获了一大票迷妹。同公孙钤一样,是与公司闹解约才被强行下线的。

接替裘振的顾十安无疑是捡了个烫手山芋。

经济人气的跳脚,但是他依旧坚持己见。经济人在把他臭骂一顿之后也只能无奈妥协。

顾十安对公司解释说是这个角色人设讨喜,自己也挺喜欢。

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,在被公司告知参演第二季的时候,敬业的他,按照多年的习惯去搜了第一季来看。结果一眼误终身。

顾十安自己也不清楚,吸引他的是少年帝王眼含泪光的模样,还是男孩儿那一个忧郁抬眸。他的心在某一个瞬间,跳出了限量版跑车引擎的速度。

他像是被洗脑了一样,一段时间了脑海里全是那一张挂满泪痕的包子脸。

所以在拿到剧本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选了跟陵光演对手戏的这个角色。

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可能会面临什么,演技被比较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单单是众多第一季的角色狂热粉和演员真爱粉,对于零粉丝基础,而且还要转型的他就是个不小的压力。

至于经济人姐姐担心的他会不会被黑惨,顾十安摸着自己的心口,依然义无反顾!

见过即使缘分,请在原贴留下小红心,拜托了!

碎碎碎碎:

包砸包砸包砸(❁´◡`❁)*✲゚*小红心小红心小红心!!

LOFTER娱乐主播:

你是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,遇见你、认定你就是最好的缘分。

错过20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1岁的你;

错过21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2岁的你。

年年岁岁,有 大“峰”起兮“鋆”飞扬;

岁岁年年,有 直挂“鋆帆”济沧海。

你的努力拼搏有鋆帆一路见证,

鋆帆护你之心,匪石不转。


在1106这个特殊的日子,LOFTER娱乐主播携手吕鋆峰数据组。为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献上LOFTER生日开屏作为生贺礼物


10.13-10.27之间,点赞本帖,集齐10000颗守护爱心(指路>>图片下方小心心),即可解锁1106生日开屏

吕鋆峰22岁,有你、有我、有他


骄傲遇见傲骄

(二十一)上
当陵光被裘振以一种可谓是极其温柔的方式“拎”出门以后,屋子里只剩下了浑身萦绕黑气的齐之侃,与坐在床上一脸无辜的蹇宾。

齐之侃站在床前,即使内心已经电闪雷鸣风雨交加,却依然极力维持着自己不要面目狰狞吓到蹇宾。此刻,他拳头上的骨头因为长时间的紧握而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。

“小齐……,你……刚刚去了哪里?”他也不想怂的,可是隐隐猜出齐之侃如此生气原因的蹇宾,不自觉的就底气不足。虽然其实表面上从头到尾他是最无辜的!

“…………”不是齐之侃不想说话,他是不敢。他怕自己一旦开口,身体就会被那只名为“嫉妒”的野兽控制,扑上去,从而伤到蹇宾!

没有得到回答的蹇宾只好自顾自地接下去:“陵光……他……唔…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齐之侃现在最不愿意的,就是从蹇宾口中听到“陵光”这两个字。

为了不再继续听到令自己讨厌的名字,他用自己的唇把那张还在一开一合的嘴直接给封住了。

直到此刻,齐之侃才突然意识到,这竟是自己一直以来都迫切渴望的。

蹇宾被以类似于壁咚的方式扑&倒在床&上,紧接着带着些许酒香的吻就压了下来。

在某人看不到的角度,蹇宾微微弯起了狐狸似的双眼。

其实从齐之侃踏出房门与裘振相遇开始,浅眠的蹇宾就听到了。但是相约一起喝酒的两个人却走出了他的听力范围。

为人清(傲)冷(骄)的蹇宾又不屑于做跟踪偷&窥这种事。所以当迷迷糊糊的陵光嘴里嘟囔着“裘振裘振”推门进来爬上&床的时候,他没有吭声。他倒要看看齐之侃回来以后发现多个人是什么反应。

但是千算万算,他算漏了喝酒之人是没有时间概念的。也算漏了连日来忙碌的自己疲累的程度。

至于他和陵光是怎么从床&头一个床&尾一个的距离,翻过他叠隔在中间的被子卷滚&在一起的,那就真的只能去问周公了。

感受着唇上时轻&时重磕磕绊绊的力道,说实话,这个吻称不上舒服。蹇宾觉得齐之侃更像是把他的嘴当做…呃…香肠在……啃。

但是越是这样生&涩的生&理反应越让他无法拒绝,越令他……兴……奋……

他抬起双臂,慢慢的回搂住齐之侃精&壮的腰。

得到回应的齐之侃却停下了动作,别别扭扭的问出口“你跟陵光……”

听出他语气有点不对,蹇宾很快反应过来,搂着他腰的手挪了挪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道:“陵光……??小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”

齐之侃:“…………”

蹇宾若有所思,嘴角控制不住的向上弯起又生生的忍住了:“所以你今天这么的……呃……奇怪,是因为——吃醋么?”

齐之侃语塞,他很想告诉蹇宾他不光今天吃醋了,其实他的这坛醋,从见到陵光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酿成了。

他觉得如果有“醋精”这种东西的话,那么他养的这只,经过这么多年的沉积发酵,肯定已经法力高强了。

纵有满腔愤懑,但是一对上蹇宾那双清清泠泠的凤眼,他就没法理直气壮地开口。他发现自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,他已经把蹇宾划归成了自己的所有物,容不得他人有半点觊&觎。

蹇宾再一次抬起头来,眼神中有奇异的光彩在闪动,“你是不是从很久之前就在吃陵光的醋?”

“…………”他对着任何人都可以侃侃而谈也字字珠玑,但是一遇到蹇宾,就会不自觉紧张到说不出话来。

然而蹇宾却轻轻地笑了,他的眼神因动&情而分外温柔。微抬下巴,喉结滚动了一下,微红着耳尖低声道:“头低下来。”

齐之侃只觉得有点难以直面他的视线,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掌轻轻的盖住了对方的双眼。

蹇宾嘴角的笑意加深,搂着齐之侃腰部的手突然一个用力,将他掀到了床上,然后翻身压了上去。

附在蹇宾眼睛上的手条件反射地推出去,但怕伤到蹇宾而迅速卸了力道,不偏不倚正巧按在了某人胸前的其中一颗红豆上。

玫瑰花瓣一样的唇带着清冷的香气落在了齐之侃的颈边。

齐之侃的呼吸声随着对方的吻渐渐下移而越来越重,他的一只手一直被按在身侧,用一种他不想拒绝的力度。

“你想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?”蹇宾的唇又落在了他的耳后,他伸出牙齿和舌尖轻轻舔咬着齐之侃的耳垂,直到那里变得鲜红。感受着身&下之人某个地方滚$烫而生机勃勃。

  “……什么……”齐之侃的思考能力已经退化,只能断断续续地问。

蹇宾眼睛彻底弯成狭长的月牙,抬起撑在齐之侃身侧的手,顺着他衣服下摆伸进去,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揉&捏着。

齐之侃本可以轻轻松松的掀开他反客为主,却听到蹇宾在他耳边认真道:“我知道你不懂,我看了很多话本和画册,我教你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……”齐之侃此刻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好不好……嗯?”蹇宾微微撑起身体,一双丹凤美目在离齐之侃鼻尖不到一寸的地方堪堪停住,又重复问了一次。

无论是谁,只要心上人对着你使用美人计,就算再不合理的要求又岂有不答应的。更何况这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从鼻腔里哼出的“嗯”更像是在撒娇。对齐之侃简直就是必杀技啊!

这一瞬间齐之侃一下子就释然了。

算了吧。

屈居于这个人身下,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甘心的。

然而,很快他就后悔了!


作者bb时间————我也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就歪去了奇怪的方向。只有这一对是我最纠结的,双白可逆不可拆不是随便说说的!其实以前互&攻或者逆我cp是我的重雷区,但是这一对却逆得理所当然,让人纠结着爱到无法自拔。带双白tag了,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一声。好困,去做蹇美人床铺上的被子卷了。这样就可以把两个小美人儿左拥右抱了“笑”。

骄傲遇见傲骄

(二十)(下)

这就是折磨了我好长时间修修改改怎么也发不出去的儿童玩具车。最后试一下吧……我尽力了…………本来还有个齐蹇的真正的车,看在我被lof虐得这么惨的份上就不开出来了吧……

骄傲遇见傲骄

(二十)
任谁被气场强大得逆天的两个人盯着也会睡不踏实吧,更何况直觉向来敏锐的蹇宾!

当他睁开眼睛,看到了近在脸前的一个热乎乎的大白包子,着实被吓了一大跳。抬起头又见房门口两个门神一样的身影,即使有着良好的教养,他也差一点尖叫出声。

齐之侃知道他怕黑并且轻微夜盲以后,在床柱两侧挂了灯盏,但也只能照在床前不远的地方,且怕影响到他睡眠还被特意调暗了一些。

此刻房间外灯火通明,背光而立的两人,高大的身体将门口堵的严严实实,身后火把的光在身前映出更加细长的影子,两张脸半隐在阴影里,只有两双眼睛幽幽发亮,无端端的令蹇宾联想到丛林里饥饿的,眼冒绿光的头狼。

蹇宾试探性的叫了声“小齐?是你么?”

“……”

虽然没有得到回答,但是蹇宾已经确定就是他了。所以收起了全身的戒备。放松下来以后,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此刻是个什么情形……

大力的抽出自己被某人当抱枕的手臂,避嫌似的搓了搓。再看一眼交(搭)缠(在)一起的双腿,他觉得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陵光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抽走了怀里温软的“抱枕”,趋于本能反应的他挥手胡乱的挥来摸去,好巧不巧的正摸在了蹇小小宾上。

“!!!”清醒的三个人同时面色大变。

齐之侃铁青着脸,捏着拳头踏前一步,被面色同样十分难看的裘振反应迅速的扯了回来,并且抓着他的手臂不放,以防止他对陵光不利。

反应最剧烈的当是蹇宾,被袭♂鸟的他本能的飞起一脚,成功的让陵光以自由落体的方式,与大地来了个亲♂密接触。

“啊!!!”倒霉的陵光被彻底惊醒,他狼狈的从地上爬坐起来,脑子还是懵懵的,他眨眨眼睛艰难的辨认着思考着。

“蹇……宾?你坐在裘振的床上干嘛?”

然后茫然的抬起头环顾四周,就看见他的裘振“拉着别人的手”站在不远处幽幽的看着他。

陵光莫名的有点委屈:“裘振哥哥,我的床有点冷,我来你房里睡了好不好?还有他是谁?你拉着他手干嘛?”

而被裘振拉着的那个人,像一只发狂的野兽,此刻怨毒的盯着陵光,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冲上来把他撕碎。

陵光才不怕呢!他更凶狠的回瞪回去。

不料那人沉默的甩脱裘振的钳制,慢慢朝陵光走来……然后越过他,背对着他站在他和床……上的蹇宾之间,冷冷的吐出一个字:

“滚!”

聚在门口的众侍卫瞬间做鸟兽散。

裘振走过来蹲在陵光面前,直视他的双眼,嘴唇紧紧抿成一条坚硬的直线。

刚才是关心则乱,现在想来,一直以来陵光都有轻微的梦游症。他和陵光的房间永远都是挨在一起的。这次肯定是陵光习惯性的找他,结果错进了蹇宾的房间。虽然理清了来龙去脉,但一想起刚刚看到的,裘振依然无法说服自己冷静!

以陵光对裘振的了解,他知道这次裘振是真的在生气,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是愤怒的程度确实是历史最高级别。

占tag抱歉,我的一辆破破烂烂的脚踏车也被禁了,怎么办?

有太太教教我怎么样才能在lof上发车么?

江湖救急啊!!!

不幸中的万幸,机智如我,在发布之前复制了一份,要不然就白忙活一场“😭”

开车会被禁么?裹紧小被子抱着我的小破车瑟瑟发抖!!!